首页    法院概况    新闻中心    天平拾贝    法院实务    风采录    裁判文书    诉讼指引    法律法规    公告    案件查询    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

 

故园如梦

作者:梁真  发布时间:2014-07-25 10:01:53


     夜很深了。山脊上,泊着一轮金黄的圆月。

     浅浅的月光,顺着树梢悄悄流进了村子,挤进了那扇斑驳岁月了的青木窗。晚风依旧清凉,偶尔飘来几声狗吠,声音低沉,而我却听出那是来自家的呼唤。

     “月光光,亮堂堂,背书包,进学堂……”儿时的童谣依旧鲜活如初,只是儿时的玩伴,却早已不常见。

      庭院里的那口古井还在吗?那清澈的井水,还清楚地倒映着我曾经在井旁的柳树上猴跃的童年吗?辘轳上那长满黑斑的麻绠,牢牢吊足我的心事,绷得像调紧的弦。

      流浪者的脚步离开故园,会把乡愁饲养在井中,任何一丝不经意的涟漪,都有可能荡得遍体伤痕。

      屋后的荒坡上,那些零零散散落户的三月莓树还在吗?它们在贫瘠中送走一个个春夏秋冬,又迎来一个个春夏秋冬。

      小时候,母亲为我摘莓子时不小心被刺破的手指,滴着血,凝成了一团永不褪色的火红,永远燃烧在我记忆的深处。那些吃三月莓当饭的日子,是母亲用手一分一分地扳来的。等到莓子红透的时节,我该回去回去了,陪陪母亲,采摘莓子,采摘那一串串累累的爱。

       屋前的那株琵琶树早已枝繁叶茂了吧?孩提时,父亲总是架着长长的梯子,猫着腰,一回又一回地爬上树去为我采来最甜的果子,样子很吃力,可父亲的脸上却从不显露一丝吃力的神情。

       如今,果子越结越少了,孩子们越走越远,只剩下乱七八糟的鸟巢搁在树上,可年迈的父亲却固执地像童年一样,翘首以盼,希望孩子们再回来聚聚,品尝品尝。那佝偻的背影,那深深陷进了眼窝子里的眸子,专注地望着通往山外的羊肠小路。

      那条小路,蜿蜒曲折,浅浅的一行,不知打上了我多少若隐若现的脚印,依旧在为我走出大山作好注脚。如今,即使走进都市,走进繁华,内心深处依然栖息在城外之郭的家。鸡声狗吠,蛐蛐鸣唱,晚风咿哑,在月暝星稀的夜里,回想起来是那样质朴,温馨、幸福!

      在家门前那堵不倒的竹篱笆上,我多愿将自己攀沿成一株永不凋零的牵牛花,紫色的喇叭始终朝向敞开的家门,芬芳屋里的每一道墙缝。

     流淌的岁月,故园如梦,这梦甜美醉人,如一弯新月,悄然悬挂于情感的枝桠,如一缕晚风,轻柔吹拂着漂泊的灵魂。

     如梦的故园啊,似浮雕镌刻于心灵的丰碑,读不尽你那滋养的深情,阅不尽你那幽远绵长的柔

第1页  共1页

编辑:黄秀草    

文章出处:靖西县人民法院    

 

 

关闭窗口

地址:广西壮族自治区百色市中级人民法院  
京ICP备12013311号